礦機第一股嘉楠耘智:像個流浪漢,敲遍了交易所的門

201907161125471272_21.jpg


聲明: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阿爾法工場(ID:alpworks),作者:孫嘉寶,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。

導語:礦機股不止是周期股那么簡單。

嘉楠耘智就像個流浪漢,敲遍了各個交易所的門:

2016 年借殼A股魯億通不成, 2017 年尋求新三板掛牌不成, 2018 年沖擊港股不成, 2019 年它還不放棄,真精神小伙,又踏上了赴美上市的征途。

這是一家具備愚公移山精神的公司,

也可以說這是一家“頭鐵”的公司。

為什么交易所會對它百般拒絕?原因很簡單,這是一個與大勢為敵的公司,一個持續性成疑的公司。

外界有個說法,礦機公司是十足的周期股,牛市跑不贏幣,熊市賣不出手!我們認為這個說法不完整,還漏了最重要的一句話。

01 二次元宅男創始人

招股書顯示,嘉楠耘智的兩大股東為公司的技術型創始人,李佳軒持有16.2%股份,略高于張楠賡的16%。

盡管兩大股東持股比例相當,但由于公司引入了AB股制度,張楠賡持有公司74%的投票權,擁有絕對話語權,所以嘉楠耘智不容易發生比特大陸的宮斗事件。

CEO張楠庚生于 1983 年,你肯定猜不到,在接觸比特幣之前他是標準的二次元宅男,到底是怎么回事呢。

原來 2011 年,張楠賡在北航讀研,專業是電路設計。據傳當時張楠賡生活很無聊,經常看動漫打發時間,一年能看 500 多部!由此得名二次元宅男。

2013 年 4 月,張楠賡和他的合伙人李佳軒,共同出資 10 萬元創立“北京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”,也就是如今的嘉楠耘智。

但創業并不是此刻才開始, 2012 年比特幣礦機進入ASIC(專用芯片)時代,為了阻擋美國礦機研發機構“蝴蝶實驗室”,當時作為幣圈“四大天王”之一的張楠賡宣布研發ASIC礦機。

2012 年,張楠賡還真研制出世界第一款ASIC礦機,命名阿瓦隆。這個命名再次展示二次元宅男的屬性,阿瓦隆是日本動漫《Fate》中最強的防御武器。

02 牛市跑不過幣

觀察嘉楠耘智收入構成可知,比特幣礦機的銷售是它的主要營收來源。比特幣礦機以及其他零件和配件的銷售額,分別占總收入的99.6%,99.7%和99.4%。

嘉楠耘智營收構成,點擊看大圖

2018 年嘉楠耘智迎來高光時刻,總收入同比增長107%至 27 億元。這樣的增長跟大部分公司比,當然如夢似幻。

但若跟其強相關的比特幣價格相比,卻又遠遠不如, 2017 年比特幣從1, 000 美元瘋漲到20, 000 美元,整整 20 倍。 

牛市的時候,礦機跑不過幣!

原因很簡單,礦機是門重資產生意,物理屬性,產能不是說擴張就馬上能擴張,而虛擬的比特幣價格漲起來,根本沒有任何束縛。

雖然嘉楠耘智的收入漲幅跑不過比特幣價格漲幅,但有一點是明確的:比特幣價格直接影響礦機的市場需求,你想想,挖礦成本是確定性的,如果比特幣漲幅超過挖礦成本漲幅,礦機當然會需求大漲。

簡單的來說,做礦機生意的嘉楠耘智是一支周期股。

03 熊市賣不出去

礦機銷售在牛市跑不過幣,本就是一個悲傷事情;

比它更悲慘的,可能是熊市賣不出去!

比特幣在 2018 年以高臺跳水的姿態進入熊市, 2019 年嘉楠耘智不但營收大幅下滑,凈利潤也轉為了凈虧損。

2019 年上半年,嘉楠耘智總收入同比下滑85%至2. 9 億元,凈虧損3. 3 億元(調整后凈虧損為1. 1 億元)。招股書報告了收入減少的原因:“ 2018 年比特幣價格下跌,還導致以信貸方式購買我們比特幣采礦產品的客戶,不太愿意付款。”

問題就出在礦機的銷售上, 2018 年Q3 嘉楠耘智單臺礦機利潤為 74 元,Q4 起就開始虧本賣礦機了,到了 2019 年Q1 情況糟糕到每賣出一臺礦機要賠 2518 元。

而且即使是低價甩貨,量也沒能甩起來。嘉楠耘智礦機銷售均價從 2018 年Q1 的 10420 元降到 2019 年Q1 的 1046 元,同期銷量減少七成。

財務上,嘉楠耘智對旗下礦機還進行存貨減值, 2019 年上半年高達5. 1 億元。

昔日礦機領域的王者,如今在 2019 年的熱門礦機排行榜,只剩下一臺阿瓦隆A8。


04 另一種周期

故事還沒有講完,你以為礦機賣不出去就完事了嗎?不存在的,周期股分兩種:

一種是衰退、復蘇、繁榮、緊縮不斷循環的周期;

一種是繁榮、衰退、然后死亡的周期。

嘉楠耘智毫無疑問的屬于后者,作為挑戰主權貨幣的附屬物,皮之不存毛將焉附?為什么會皮之不存,看看黃奇帆 10 月 28 日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的講話你就懂了:

“在數字時代,有部分企業試圖通過發行比特幣、Libra挑戰主權貨幣,這種基于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的貨幣脫離了主權信用,發行基礎無法保證,幣值無法穩定,難以真正形成社會財富。本人不相信Libra會成功。”

這可能也是嘉楠耘智屢屢被國內、香港的交易所拒絕的原因。擺在嘉楠耘智面前的,可能只有一套路,就是探索AI芯片方面的轉型(比特大陸兩個創始人因為搞區塊鏈還是AI,發生矛盾內訌),這是一條不得不走的路,也是一條艱難的路。

今年 5 月,張楠賡曾喊出口號,“用 3 年時間實現礦機和AI業務收入1:1, 2019 年公司的AI業務收入預計達數千萬元級別”。

現實是嘉楠耘智上半年AI收入只有 50 萬,還只是毛毛雨。創業不易,祝這個受傷的獨角獸好運吧。

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相關文章

相關熱點

查看更多
?
關閉
3d五行秘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