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者榮耀》四周年記:第一手游的崛起簡史

王者榮耀,銀龍杯,kpl,總決賽,手游

聲明: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,作者:御寒,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。

春節期間,在外地工作讀書的年輕人回到家鄉,不得不面對一群不熟的同齡人,尷尬的聊天后竟然發現一個共同愛好——《王者榮耀》。

2014 年,姚曉光接手臥龍工作室的時候,它還被看作是騰訊的“吊車尾”。

這支位于成都的游戲團隊,并沒有汲取到天府之國的人杰地靈。此前,他們拿得出手的成績只有 07 年的一款MMORPG游戲《QQ三國》和 12 年的寵物社交游戲《寵物牧場》。

到了今天,臥龍工作室已經成為騰訊游戲的核心,馬化騰也親自感謝成都,并表態“成都將成為騰訊在西南地區的樞紐城市。”

改變發生在 2015 年,“吊車尾”工作室推出了騰訊游戲史上最成功的一款手游——《王者榮耀》。最新數據顯示,《王者榮耀》的月均日活接近 7000 萬,在手游榜單上位列第一并遙遙領先。

2019 年 10 月 28 日,《王者榮耀》迎來了它的第四個周年慶。

游戲里,最新CG片《盟友》上線,長城守衛軍親自邀請玩家進入“王者峽谷”;剛剛翻新的峽谷張燈結彩,重現了長安城的繁華;上官婉兒化成蝴蝶,諸葛亮和安琪拉也換上了新衣服;除了經典的紅藍對決,玩家又多了下棋和變身兩種娛樂模式。

而在游戲外,《王者榮耀》推出的“無限王者團”剛剛出道,演唱了周年慶主題曲《千燈之約》;由KPL主辦的全明星無差別格斗賽落下帷幕,職業選手一諾被評為“天秀之人”;線下的周年活動將在八大城市點起千燈,線上的各個游戲主播也在為周年慶抽獎送禮。

圖源:《王者榮耀》官網

如今的《王者榮耀》已然不是單純的手機游戲,更是存在于多個領域的文化現象。即使是不玩游戲的人,也一定聽過《王者榮耀》的名字;即使是不玩《王者榮耀》的人,也一定驚嘆于這款游戲旺盛的生命力。

在成為“第一手游”之前,《王者榮耀》遭受過玩家的責罵、官方的點名、外部的挑戰;而成為“第一手游”之后,它也從未停止尋找游戲以外的可能性。

“吊車尾”的逆襲

在打開《王者榮耀》時,玩家都會聽到一聲清脆的“Timi”。這個詞代表的是《王者榮耀》的締造者,騰訊游戲旗下的天美游戲工作室群。

2014 年,騰訊游戲內部結構調整時,琳瑯天上、天美藝游和臥龍合并成為天美工作室群,總指揮是姚曉光,他也是后來的“王者榮耀之父”。

從社交軟件起家,騰訊最不缺的就是用戶。如何將海量用戶的社交需求轉移到游戲上,是騰訊游戲最初的邏輯。被騰訊千辛萬苦從盛大挖來的姚曉光,就曾在這個邏輯下,帶領琳瑯天上做出了《QQ飛車》,再帶領天美藝游做出了《天天愛消除》,打開了騰訊的游戲市場。

就在琳瑯天上和天美藝游風生水起之時,臥龍工作室已經很久沒有代表作了。他們手頭有的,只是一個立項三年卻毫無起色的MOBA端游《霸三國Online》。

2011 年,由騰訊代理的MOBA游戲《英雄聯盟》國服公測,正式掀起了國內的MOBA狂潮,臥龍工作室也順勢開啟了《霸三國》的項目。然而,到了 2014 年,手游的浪潮已經襲來,這一款端游卻還沒有做出來。

幸運的是,姚曉光看到了臥龍工作室和《霸三國》可能的前景。

當時的手游多以RPG(角色扮演)、RTS(即時戰略)、FPS(第一人稱射擊)等類型為主,MOBA(多人戰術競技)類游戲,雖然穩定擁有一大批狂熱的愛好者,卻由于從端游到手游的移植相對復雜,尚未有成熟的案例出現。

作為《英雄聯盟》的代理商,騰訊自然不會放過這一支潛力股,有MOBA游戲經驗的臥龍工作室成了最好的操盤者。 2014 年底,騰訊宣布停止《霸三國》項目,并讓制作團隊轉向MOBA手游。

對騰訊游戲來說,這只是一次無謂的嘗試;而對臥龍工作室來說,這是他們的背水之戰。

新項目被命名為《英雄戰跡》,最初的定位是簡單的1V1 或3V3 的MOBA手游。

2015 年 8 月 18 日,《英雄戰跡》進行不刪檔測試。就在同一天,和天美同屬騰訊游戲的光子工作室也推出了另一款MOBA游戲《全民超神》。在這場內部競爭中,《英雄戰跡》被完虐。

《王者榮耀》運營總監王怡文在一次演講中提到,測試時《英雄戰跡》的在線用戶數并不好看,玩家反饋也不樂觀,認為《英雄戰跡》“更像是一個動作游戲”。相反,《全民超神》卻憑借硬核的MOBA游戲模式,在測試中獲得了更好的數據。

巨大的落差下,《英雄戰跡》的研發團隊不得不對游戲進行了長達三個月的優化和改進。技術總監孫勛曾回憶,當時研發人員住在工作室附近的賓館,“經常搞到早上6、 7 點鐘,去賓館睡一會兒, 12 點多再回來。”

修改后的游戲模式從3V3 改成5V5,增加了排位和娛樂模式,并被更名為《王者榮耀》。 2015 年 11 月 26 日,《王者榮耀》正式登陸IOS和安卓平臺進行公測,兩個月后日活用戶突破了 1000 萬。

坊間傳聞是,馬化騰親自給臥龍工作室發去賀電,對《王者榮耀》取得的成績表示了肯定,“吊車尾”的臥龍工作室,也終于在 2016 年初拿到了騰訊頒發的業務突破獎。

第一手游的誕生

游戲圈有一條不成文的鄙視鏈:玩《星際爭霸》的人瞧不起玩《魔獸爭霸》的,玩《魔獸爭霸》的瞧不起玩《Dota》的,玩《Dota》的瞧不起玩《英雄聯盟》的。

《王者榮耀》出現后,理所應當地成為這條鄙視鏈的最末端。

之所以說“理所應當”,是因為《王者榮耀》的游戲呈現效果,就是一個簡化版的《英雄聯盟》。

自打上線,網絡上對《王者榮耀》抄英雄、抄皮膚、抄技能、抄玩法的罵聲就沒有停過。例如,艾琳抄襲《英雄聯盟》里的艾希,亞瑟抄襲蓋倫,“死亡騎士”皮膚抄襲《魔獸》里的巫妖王阿爾薩斯等。直到今天,《王者榮耀》依然被眾多硬核MOBA游戲玩家所不齒。

圖源:種草游研社

但是,對于娛樂為主的手游玩家來說,《王者榮耀》仍是一個全新的游戲,并且有一個非常吸引人的地方,那就是熟悉的英雄們。

據刺猬公社統計,游戲初期共有 32 個英雄,大多是以中國歷史人物為原型創作的,如王昭君、莊周、孫尚香、狄仁杰、扁鵲等。制作團隊的想法是,傳說或歷史里的知名人物,更容易被玩家記住和接納,也給整個游戲創造了獨特的世界觀。

中國古代歷史和文學傳說一直是國產游戲的重要靈感來源。正如網易游戲的特色是西游系列,騰訊游戲的特色則是和三國相關的作品。此前,騰訊曾推出過《QQ三國》《天天斗三國》等游戲,《王者榮耀》沿用了《霸三國》的設計理念,也是對騰訊三國游戲系列的一個延續。

這個邏輯在《王者榮耀》的發展初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,幫助它在一片罵聲之中,維持了穩定的發展。

和后期的“一枝獨秀”相比,早期的《王者榮耀》顯得十分低調。事實上,在每年數以萬計的新手游中,能和《王者榮耀》一樣擁有穩定的活躍玩家、不至于在短期內被淹沒已經很不容易,能被稱為“現象級”的游戲更是屈指可數。

經過了一年的不溫不火,到了 2017 年的春節,《王者榮耀》終于迎來了第一個爆發。

這個注重闔家團圓的傳統節日,意外地和《王者榮耀》發生了絕佳的化學反應:在外地工作讀書的年輕人回到家鄉,不得不面對一群不熟的同齡人,尷尬的聊天后竟然發現一個共同愛好——《王者榮耀》就這樣成了春節期間的爆款游戲。

2016 年 10 月到 12 月,《王者榮耀》的月活躍設備數維持在 2400 到 2600 萬臺, 2017 年 1 月猛增至1. 24 億臺,漲幅近400%。另外,由于游戲里的春節活動和限定皮膚,充值用戶的數量也達到峰值。

春節后的正月十五,正在直播的央視元宵晚會上,相聲演員高曉攀、尤憲超和朱軍同臺演出。兩個年輕人嘲諷朱軍不懂當下潮流,高曉攀問朱軍:“消消樂,您會玩嗎?”朱軍回答:“不會”。

高曉攀正要取笑,朱軍大聲說道:“我就會《王者榮耀》,人在塔在!”

“王者榮耀”和“人在塔在”八個字出現在了官媒的大型晚會上,讓電視機前昏昏欲睡的年輕觀眾立刻來了精神。

在春節的助攻下,《王者榮耀》成功逆襲《開心消消樂》。半年前,《王者榮耀》的月活躍用戶為 6500 萬,僅是《開心消消樂》的一半。到了 2017 年 3 月,《王者榮耀》的月活達到1. 6 億,超出《開心消消樂》近 3000 萬,成為當之無愧的第一手游。

有了用戶基礎的《王者榮耀》,也自然而然進入了所有PVP游戲的下一階段:職業化的電競比賽。

打打游戲,月入百萬

2017 年《王者榮耀》職業聯賽(以下簡稱KPL)春季賽常規賽的第一周,AS仙閣對戰AG超玩會。AG超玩會拔掉了仙閣的下路高地,在主宰先鋒的掩護下正要向水晶進發。

這時,人們突然發現仙閣方的大喬偷偷繞進敵方野區,閃現進高地開啟大招,將仙閣的其他隊友傳送過來,五人頂著傷害強拆水晶。AG超玩會的哪吒直接開啟大招往回趕,眾人也紛紛回城,卻已經來不及了。

短短十秒內發生的事,讓整個場館陷入了沸騰,游戲解說扯破了喉嚨,仙閣隊員也怒吼著慶祝。

賽后,這個“騷操作”被玩家競相模仿,逼得《王者榮耀》修改了防御塔和水晶機制。但這個大喬偷家的故事,至今還為人津津樂道。

在KPL的賽場上,類似的戲劇性故事層出不窮,KPL本身也成了《王者榮耀》的一場視覺盛宴,既滿足了想看技術的硬核玩家,也吸引了圖個開心的路人觀眾。

早在 2016 年 3 月,《王者榮耀》就發布了電子競技職業化的消息,并宣布將在下半年正式啟動《王者榮耀》職業聯賽。此前,《王者榮耀》僅作為一個項目,在騰訊舉辦的QQ手游全民競技大賽中出現。

經過上半年各大賽區的海選,第一屆KPL聯賽(秋季賽)共有 12 支戰隊參加。在為期八周的循環積分賽后,積分排名前八的戰隊將晉級季后賽。季后賽采用淘汰制,勝者晉級、敗者淘汰,最后在總決賽中產生當年的冠軍。

2016 年 12 月 18 日,AS仙閣戰隊以3: 2 的總比分戰勝了AG超玩會戰隊,拿下KPL的第一座冠軍獎杯。

KPL的成功舉辦,是《王者榮耀》職業化的起點,也標志著移動電競正式入局電競市場。

根據艾瑞發布的數據顯示, 2017 年中國電競產業整體市場規模突破 650 億元,增長主要來自于移動電競游戲的爆發。移動電競游戲市場規模達 303 億元,甚至小幅超過端游電競市場。

截至目前,KPL共舉辦了六個賽季,產生了四支冠軍戰隊, 2019 年的秋季賽也要拉開帷幕。

如今的KPL,儼然成了電競里的娛樂圈,現場的尖叫聲不絕于耳,臺下的燈牌讓人聯想到偶像的演唱會。而在臺上,每個戰隊背后都有強大的資本,每位選手都有體面的薪水,每場比賽都是成功的營銷。

和職業賽事同時崛起的,還有直播平臺和游戲主播。

專業電競直播平臺如騰訊旗下的企鵝電競和觸手直播,秀場直播平臺如虎牙和斗魚,某種程度上區分了技術型主播和娛樂型主播。

前者如AG超玩會的職業選手夢淚,目前正在企鵝電競直播,關注數超過 70 萬。后者如張大仙,堪稱《王者榮耀》第一主播,目前正在虎牙直播,關注數超過 900 萬。

可以明顯看出,秀場化的娛樂型主播明顯擁有更高的關注數。這也證明對《王者榮耀》來說,娛樂派遠勝于技術流。

每晚7: 30 到12:00,在虎牙 688 的房間里,送給張大仙的禮物和彈幕幾乎沒有停過。而他只是《王者榮耀》成千上萬個主播中的一位,虎牙的孤影、觸手的劍仙、斗魚的騷白,都能在一晚上收獲無數的游艇和666。

無論是KPL還是游戲主播,都代表了《王者榮耀》的多樣化和職業化,更多的玩家可以在這個游戲中找到新的職業路徑,或是在賽場上,或是在直播間。

同時,他們也給《王者榮耀》帶來了新的生命力和延展性,尤其是對休閑玩家和非游戲玩家的吸引力。很多人已經不玩《王者榮耀》了,卻還保持著看KPL和游戲直播的習慣。

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相關文章

相關熱點

查看更多
?
關閉
3d五行秘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