賺不了快錢的教育市場,如何從“野蠻生長”走向“理性回歸”?

2019-10-23 15:48 稿源:獵云網公眾號  0條評論

在線教育

聲明: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ilieyun(ID:ilieyun),作者:呂夢 艾范巴黎,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。

10 月 17 日,由獵云網主辦的“ 2019 年度教育產業峰會”在北京金茂萬麗酒店舉辦。

近年來,教育行業新政策不斷、創新融合層出不窮、多元化教育愈演愈烈,教育行業正面臨一場從政策、技術到理念的升級。領途教育CEO劉佰明、乂學教育-松鼠AI合伙人梁靜、51Talk CFO徐珉、久趣英語聯合創始人、副總裁游貴平、儒博CTO雷宇受邀出席《教育變革下,如何尋找新突破》高峰論壇環節,共同探討在新政策、新技術、新理念的推進下,教育行業面對升級趨勢,將如何把握發展新形勢,創造教育新突破?

  • 如今,科學技術深刻影響和改變了人們生活、娛樂等各個方面,但唯獨對教育模式的改變甚少?

對此,乂學教育-松鼠AI合伙人梁靜認為,除了知識的傳授,教育還涉及到人與人之間的溝通、交流,老師還承擔著“育人”的責任,因此,從這方面來看,教育并不能僅靠科技、互聯網的興起就徹底被改變。

51Talk CFO徐珉表示,科技僅僅是一種手段,并不能觸及教育的本質,教師才是教育過程中非常重要的環節,“任何科技與機器都沒有辦法替代一個好教師的作用”。

在久趣英語聯合創始人、副總裁游貴平看來,做教育一定要尊重個體成長的發展過程,“教育的特性不是快速解決問題的過程,而是緩慢的過程”。相比“科技改變教育”,“我更希望的是科技先服務于教育,服務于教學過程的展開,教學質量的提升,讓科技服務教育的全過程”。

儒博CTO雷宇的觀點認為,教什么、怎么教、因材施教是教育的三大問題。他談到,“教”就是把知識技能傳承下去,“育”就是把價值觀傳承下去。未來可以把教的工作留給技術,把育的工作留給老師。現有的教育創業者更多的是本著教去的,育的工作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  • 在這樣的教育理念下,創業者商業布局的底層邏輯在哪里?

雷宇以語言類的教學為例表示,很多家長把孩子送到國外或者國際學習,其實是為了創造一個更好的教育環境。為此,儒博會在跟渠道合作的同時,提供在課堂學、在家里練的解決方案。

游貴平談到,教育創業的商業化,首先需要關注的是運用效率,即用戶進到平臺后的留存到續費轉化;其次,在線教育是一個教育服務的行業,有教育也有服務,教育質量的提升,服務質量的提升,是否可以借助科技的力量來做一些改善、提升。

徐珉的觀點認為,從應用的角度來看,短期內對教育可能產生最大的影響應該有兩個技術革新,一個就是人工智能,一個是5G。為此,51Talk通過布局51Talk H5 互動課程,當中應用了大量人工智能技術,并以游戲的形式提高學習的互動性和趣味性。

梁靜在分享中表示,松鼠AI當初創立的原因就在于希望能夠改變被動學習的困境,真正做到因材施教。“通過借助人工智能的方式,學生在學習中可以做到因材施教。這種教學方式對他本人來說,是可以感知到自信和成長的。在普通教學環境下,把 20 分的孩子提高到 70 分、 90 分,這是非常難的,但是因材施教是完全可以做到”。

  • 資本降溫下,教育領域創業公司的機會在哪里?

徐珉表示有兩個方向,一個是下沉市場,三四線城市甚至再下沉是一個巨大的市場,有非常巨大的潛力。

第二,To B。在現今增量減少的情況下,存量市場上的競爭,要求所有的公司都必須要提高效率。那么幫助現有教育企業提高效率的教育科技,也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市場。

游貴平的觀點認為,教育行業特殊,教育企業的穩健發展極其重要,因此從業者都需要耐心地打磨內功,必須永遠重視內核,將運營和服務不斷精細化,對孩子負責對家長負責,長期來看才是正道。

在雷宇看來,教育的需求一直存在,因此建議教育機構提高服務質量、開拓市場。

梁靜表示,“互聯網+”的時代已經過去。它已經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常態,未來AI+教育的產業一定是無限大的。

本次峰會由獵云網主辦,銳視角、獵云資本、獵云財經、企業管家協辦,云集頂級專家、創業精英及投資機構等各行各業領軍大咖,邀請數十位資本大咖與創業精英把脈行業新風向,眾從業者將解讀30+行業典型應用案例,尋找學習3. 0 時代的新風向。

以下為論壇實錄,獵云網整理刪減:

劉佰明(主持人):各位,大家好!我們幾位都在臺下聽了一上午,感覺特別有收獲。前面的特點都是一個人上臺,我們覺得力量不夠強大,因為現在是寒冬,我們需要抱團取暖,這次我們決定六個人一起上來,可能會迸發出更多智慧的火花。接下來先請各位先簡單的跟在座的各位打個招呼。

雷宇:儒博是為教育賦能的技術類公司。主要利用人工智能技術改進現有的課程,向行業提供交互式的課程,主要業務集中在語言類教育。

游貴平:我是久趣英語的游貴平,我們是專注4~ 12 歲小朋友的英語教育,成立于 2015 年,目前在小班課市場的占有率是屬于領頭羊的位置,今年暑假也剛剛完成由百度領投的C1 輪融資。

徐珉:大家好,我是徐珉,我是51TalkCFO,我們是專注于線上一對一英語教育, 2011 年成立, 2015 年紐交所上市,我們現在大概有1. 8 萬的外教資源。

梁靜:松鼠AI是人工智能平臺,我們有自己研發的學科類的課程,我們覆蓋的年齡段是中小學生,目前在全國有 2300 多家線下學習中心,覆蓋到一線到六線城市,非常榮幸德勤發布的人工智能報告當中,我們獲得了全球人工智能公司高增長的第 6 名。

劉佰明:我今天是雙重身份,除了是主持人,我也是來自于領途教育。領途教育是專注于在大學領域,做什么呢?是用VR、人工智能、大數據,對人的潛質進行評估提升。所以在座的各位想知道自己有哪些潛能沒有發掘出來,會后可以通過獵云網做溝通。

這次圓桌論壇我們做了充分的準備,征集了很多伙伴的建議,包括我們今天要討論的一些問題。

大家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這樣的,我也代表下面的聽眾小伙伴請各位做答復或者在這方面做討論。我們知道,教育領域有兩個問題一直在拷問著我們,第一個是“錢學森之問”——中國為什么培養不出領軍杰出人才?

除此之外,跟會議主題直接相關的就是“喬布斯之問”——整個信息技術改變了很多領域,包括生活、學習、娛樂等,但是為什么唯獨對教育的改變會小得可憐,為什么是這樣的呢?

這兩個問題在座的各位都聽過,我想就這兩個話題與在座的嘉賓探討一下。

梁靜:用互聯網顛覆的產業,基本上都是把商業模式從線下搬到線上。如果教育工作純粹從線下搬到線上,那就是MOOC。但是教育還應該有一些學科外的育人功能,老師與學生的交流在人與人之間非常重要,不能單純靠電商、科技、互聯網平臺就徹底改變。

所以,教育如果被人工智能、互聯網科技改變的話,確實需要比較長的時間,不能一下子直接搬到線上,是需要一個環節一個環節的打破,最終可能實現的是教育全產業鏈當中可以搬到線上,可以被科技改變,但是有一部分是在 30 年之內不可能被教育改變的。

徐珉:其實這一話題, 1996 年喬布斯在接受Wired雜志采訪時就探討過,當時他的結論是教育的困境若通過科技擺脫還需要一定時間。當時的困境指的是在美國學校里面課程設計非常落后于社會發展,因為當時還是 1996 年,喬布斯認為教育體系里面沒有一個機制,可以快速地調整課程的設計,保持與社會發展同步。

當時提出了一個關于教育的根本性問題:教育到底教的是什么,育的是什么?科技僅僅是一種手段,并不能觸及教育的本質。那么教育中最重要的是什么?在 1995 年喬布斯也曾提出過一個觀點,他認為教育當中最重要的是教師,而不是科技。

教師是教育過程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,任何科技與機器都沒有辦法替代一個好教師的作用,因此51Talk在做英語的過程中,投入最大資源在我們優秀的外教資源上。

游貴平:我個人的理解是這樣的,首先,教育本身是緩慢的過程,我們做教育一定要尊重個體成長發展過程。教育不是說今天說了1+1=2,小朋友今天聽到了馬上就可以知道、理解,是要有消化、沉淀、應用的過程。所以,教育的特性不是快速解決問題的過程,而是緩慢的過程。

其次,在座的各位都是從事教育這塊地,我們會發現教育要解決孩子學習的問題,所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都需要我們深入研究思考。“科技改變教育”我覺得這個用詞可能是太快了。我更希望的是科技先服務于教育,服務于教學過程的展開,教學質量的提升,讓科技服務教育的全過程。

今天在座的企業家都是為了“讓技術服務于教育”這個目標在努力。比如說我們在做的是在線少兒英語教育,很多家長還是希望找到原汁原味的外教,北京、上海一線城市還算比較好,二三線城市要找到好的外教,確實是比較困難的,所以在線教育應運而生,可以請北美的外教來教學。即使師生相隔萬里,卻擁有如同面對面互動的上課體驗。

科技對信息的變革太快了,我們要做的是科技服務于教育,讓教育的開展更加高效,提升效能。

雷宇:教育是個過程,技術應服務于教育這個過程。教什么、怎么教、因材施教是教育的三大問題。其中,教什么主要是育人和整體設計的問題。從事互聯網行業的技術類公司將在這 3 個方面為教育賦能。在因材施教、個性化教學上,解決教育中的現實問題。

劉佰明:我們知道整個教育就是兩點,中國兩千年教育只做了八個字,所有的機構、所有的教育行業,包括各個部門,一個就是有教無類,一個就是因材施教,有教無類這件事情已經做完了,每個人都有接受教育的全面的機會,但是因材施教這件事情沒有做好。那么信息化來了,科技來了,我們最重要的是個性化教學,在因材施教的主題上可以大有作為。

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相關文章

相關熱點

查看更多
?
關閉
3d五行秘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