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寫出5000萬爆文的小編裸辭了 | 新媒體人的職場掙扎與突圍

2019-10-22 09:22 稿源:新榜公眾號  0條評論

社交媒體 新媒體 開會 合作

聲明: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新榜(ID:newrankcn),作者:王雅文,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。

不要大聲責罵年輕人,他們會立刻辭職的,但是你可以往死里罵那些中年人,尤其是有房有車有娃的那些。

去年,日劇《大叔的愛》中這句臺詞刷了屏。繼“佛系”、“禿了”之后,這屆 90 后又多了一個標簽——裸辭。今年 6 月,智聯招聘發布的《 2019 職場人年中盤點報告》顯示,90.4%的人上半年動過裸辭的念頭。從 70 后到 95 后,這個比例逐漸提高。

想歸想,行動的終究是少數。新媒體入行門檻不高,大多數人做了兩年,都會感到疲倦。做內容的,有的喪失了表達欲,有的已經對閱讀量麻木。做運營的,有的寧愿出去單干,也不愿再打工。裸辭看起來瀟灑,但這些人面臨的,是一個更加不確定的未來。

多久能找到合適的工作?交得起下季度的房租嗎?能否維持 6 個月以上的生活?躺家里一個月,人會不會廢掉?動過裸辭念頭的人,都會默念上述問題。得不到肯定的答案,厭惡損失和風險的人們,大多會選擇維持現狀。

我們找了 6 個行動派。他們中有的已經找到目標,開始向下一站出發。有的成了資深裸辭專家,進可勸朋友別裸辭,退可安慰崩潰的前同事,但自己手上這盤棋還沒整明白。他們出生于90~ 95 之間,裸辭時間從 1 個月到 1 年不等。

沒那么多波瀾壯闊的故事,但從中你或許能看到自己的影子。

以下內容整理自采訪者自述。

楠瓜,山東, 91 年

對百萬閱讀已經麻木了

我是今年 8 月正式提的離職,但實際上 6 月就開始休假了——老板慷慨地給了 2 個月帶薪病假。回來之后,我還是決定裸辭。因為我知道:我其實是討厭寫作的,我的下一站也不會是新媒體。

圈內很多人知道我,是因為 2017 年 9 月的一篇爆款。這篇圖文經過兩天傳播,閱讀量達到驚人的 5000 萬。老板當即宣布,獎勵我一筆巨額獎金和一臺最新款iPhone。自那之后,我迎來了自己新媒體事業的巔峰期。

鼎盛時期前,是一年的蟄伏。我 2016 年 6 月剛來公司時,曾因閱讀量差而焦慮痛苦,每晚回家都要哭一場。這種情況在 2017 年得到緩解,我開始寫閱讀量 500 萬的爆款。 2018 年 3 月,我又寫了一篇類似的文章,傳播不到 12 個小時,就已經有 10 萬點贊,不過后來被限流了。

我慢慢地陷入了一種“尖子生的焦慮”。身邊開始有人說“你就是運氣好”,我也恐懼自己寫不出來了。去年 5 月,我從臺灣旅游回來,還是覺得好焦慮,上班頭天晚上,我就坐在馬桶上哭——我真的不知道該寫什么了。

第二天,我翻出好久之前看到的一個視頻,寫了篇主題是“成年人世界的心酸”的文章。本來是二條,后來缺稿就放到了頭條,沒想到爆了,三千萬閱讀。后來,我又零星出了幾篇百萬閱讀的爆款,但內心再也掀不起一絲波瀾了。

以前我寫東西還很真誠,有特別想表達的東西。比如那篇 5000 萬閱讀的爆款,我當時邊寫邊流淚。到了今年,我每天看一樣的素材,甚至寫寵物等搞笑內容,都笑不起來了。一刷公眾號文章,就覺得哪哪都是套路,有些爆文我一看就知道,它就是抓了什么點起來了。

就是感覺麻木了。再加上我當時身體出了點小問題,就萌生了裸辭的念頭。現在回想起來,我有點誤解三年前的招聘啟事,它描繪得很好,但我向往的其實是我筆下那些人的生活,而不是去寫他們的生活。

離職當天,我取關了95%的公眾號(當然不包括新榜)。我好幾個朋友都裸辭了,現在我們一有時間就會去海邊。以前做新媒體時,連夕陽都看不上,現在可以看日出。

前幾天,我剛去布藝批發市場,看布料。我喜歡貓,但找不到合適的貓窩,所以想自己開淘寶店,賣寵物用品。我負責文案這塊,家里有親戚開了幾十年工廠,老公也是做淘寶天貓的。我還找了幾個朋友幫忙做設計。雖然現在沒有收入,但我相信未來一年,我會掙得比去年多。

可能有些盲目樂觀,但我從小就相信“吸引力法則”:只要你心里一直想著一件事,并且為這件事付出行動,哪天你心馳向往的事,就會慢慢向你靠近。

小張,北京, 91 年

終于意識到自己的“平凡”

2014 年畢業后,我大概做過五份還算長的工作,每次都是裸辭。

我是新聞系科班出身,一開始在北京兩家媒體做記者,中間去了外地一家BAT做公關,去年回到北京,又陸續待了兩家媒體。

我從BAT離職,并不是因為討厭這份工作。而是當我清楚自己的優勢和興趣時,就很難去做一份成就感不大的工作。雖然公關也是在策劃內容,但要圍繞具體的產品,每天和運營、技術打交道,就不再是媒體人眼中的“創作”了。再加上我是在大公司,螺絲釘的感覺很嚴重。

所以后來我又選擇回北京當記者。這時我才深刻體會到,媒體行業有多衰落。我那時候經常說:“我們兩年前還不是這樣寫東西。”媒體的選題方向、生產方式越來越自媒體化,到處都是觀點和情緒,我們這些堅守傳統新聞主義的人,一下子不知道該寫什么了。

迷茫的我,先后換了兩家媒體,依然無法改變現狀。壓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,是我一個月壓了四五篇稿子沒發。原因是大家覺得沒達到發稿標準,但其實誰也不知道標準是什么。我再次陷入“不知道寫什么”的焦慮中。

今年 4 月,我第五次裸辭了。辭職后頭兩個月,我忙著結婚、旅游,生活相對充實。回來后正好有個機會,可以去某一線大廠做公關。HR已經發了口頭offer,我也動身去那個城市了。但后來突然HC縮減,談好的工作丟了。

7 月,我回到山東老家,賦閑至今。剛回家的一個月,生活節奏還是亂了。徹底閑下來,就容易失去短期目標,徹底放縱。最夸張的時候,我曾抱著電腦,看了一整天綜藝。

生活的確有問題,但工作并非唯一的解決方案。我本身比較自律,當記者時就不拖稿。這兩個月,我已經回歸到田園詩式的生活:每天閱讀、寫作和鍛煉。

我嘗試用計劃取代目標:不要求一周更新幾篇公眾號,而是想到什么就寫下來。運動不是為了減肥,而是享受每天打卡的成就感。

這段時間,我想得最明白的一件事,就是認識到自己的平凡。以前我總跳槽,其實有點自以為是和心高氣傲,總覺得自己能做成很多事情,只是當前的環境限制了我。但隨著年齡漸長,我發現不是這樣。能力的提升是有限度的,我不會從一個普通的小張,突然變成一個特別牛X的小張。

還有一點,我逐漸意識到,工作和興趣可以分開。我看了一本書,里面提到“能力嫁接”一詞:出于將復雜問題簡單化的需要,我們潛意識里會把整體分解成局部,將不同事物劃分類別。最典型的是我們的知識體系,被認為劃分成不同的學科。其實這些能力是互通的。

我的啟發就是,工作和興趣其實沒必要劃分那么清楚,本質上公關(工作)和寫作(興趣)也是互通的。相比之前,這次裸辭 6 個月,我還有個心態變化是:不由自主開始反思之前做的事是否有意義,開始思考人生方向對不對。

我身邊的人都在25~ 30 歲之間,我每次都勸別人不要裸辭,但最后人家還是裸辭了。而且原因跟我一樣,并不是因為不想做這個工作,而是處在一個奇怪的點上,就是要辭職,而且辭職后會迷失方向。

這時,我就會想起朋友的一篇文章。她說: 27 歲是成年人的第一道坎。過了 27 歲,如果還活著,就要學會面對生命的失意和無序。

我現在的目標,比半年前要清晰很多:至少明確自己不想做記者,也不想在北京待了。我陸續在看工作機會,其實沒有很順利,但心態好了很多——長遠地看,人這一輩子要工作幾十年,即便閑一兩年也沒什么,更何況我只閑了幾個月。

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相關文章

相關熱點

查看更多
?
關閉
3d五行秘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