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人阿北,和擰巴豆瓣

2019-11-04 08:46 稿源:毒眸公眾號  0條評論

豆瓣

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毒眸(ID:youhaoxifilm),作者:張娜 師燁東,站長之家經授權轉載。

“太好了,明天大家又可以開始罵豆瓣了。”

10 月 20 日凌晨,豆瓣廣播正式恢復。《四個春天》導演陸慶屹(豆瓣昵稱:起床,吃飯)連發了四條廣播,其中這條被一年都發不夠 10 條廣播的豆瓣CEO阿北轉載。

一時間,豆瓣友鄰們紛紛奔走慶祝。廣播里有不少用戶曬起了吃餃子和放鞭炮的照片,還有不少用戶做起轉發抽獎,獎品之中甚至包括比特幣——大家的慶祝活動如過年一般。

“有種病友重回精神病院的感覺。”一位豆瓣用戶告訴毒眸(微信ID:youhaoxifilm)

彼時距離豆瓣廣播突然被停止,已經過了兩周。在這 14 天里,豆瓣用戶發出的每一條動態都在顯示“正在審核中,內容暫時僅自己可見”的提示;兩大用戶量數十萬的小組“鵝組”與“瓜組”,也處于被雪藏的狀態,迄今仍然沒恢復。

盡管很多用戶平時都對豆瓣的種種機制頗有微詞,也如陸慶屹所說“明天大家又可以開始罵豆瓣了”,但是廣播被雪藏的這兩周里,這些豆瓣用戶仍然害怕失去“最后一片精神烏托邦”。過往每當有其他平臺上的用戶批評豆瓣或者對豆瓣進行冷嘲熱諷時,豆瓣用戶會立馬變得空前團結,結伴去“攻擊”對方、維護豆瓣——只有豆瓣用戶自己可以罵豆瓣。

這種對豆瓣又愛又恨的“擰巴”,一如過往 14 年來豆瓣的商業化發展的寫照。

從 2005 年的數據推薦起家,到迅速擁有書影音、豆瓣筆記、豆瓣小組、豆瓣同城等多個子頻道和產品,豆瓣一度讓投資人對其商業化之路充滿了期待。在風頭最盛的時刻,豆瓣卻一邊想維持自由交流的社區,一邊也想體面地掙錢,這種擰巴的姿態,也使豆瓣在“情懷”之外,還被貼上了“商業化速度過慢”、“產品冗雜”等標簽。

豆瓣的移動應用相關APP

從 2011 年完成C輪融資至今,豆瓣已經有超過七年時間沒有宣布新的融資消息了,但即便如此,豆瓣也仍然沒急于將小組、影視評分等業務里的流量變現,而是試圖通過拆分音樂、閱讀等業務來轉型。在這種近乎于執拗的堅持背后,是那個被網友稱為“不屈服于名利”的阿北。有豆瓣用戶在采訪中告訴毒眸,在他的認知里,覺得不那么急功近利的阿北是“一個好人”,而這或許也是大多數豆瓣用戶對阿北的印象。

可以取悅用戶,卻不一定能取悅資本。坐擁大批流量的豆瓣,單單守住情懷而無法轉化成利潤,無疑沒有投資人愿意看到這樣的情況。現如今的豆瓣,處境比過去十多年都顯得更為微妙。

在錯過移動端的風口之后,這個文青們的烏托邦,究竟會駛向何方?

消失的鵝組

10 月 20 日零點剛過,豆瓣的廣播功能便如約恢復了,豆瓣鵝組的管理員“姨媽的鴨”也很快就發廣播表示:“其實有點委屈,但是回家了。

并不是一切都恢復了原樣。打開小組搜索,鵝組、瓜組等豆瓣熱門小組仍處于被雪藏的狀態,非組內成員無法尋找到小組。現在搜索瓜組,還會出現“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,搜索結果未予顯示,請嘗試其他查詢詞”。一位小組重度使用者告訴毒眸,這是她在豆瓣里第一次看見這樣提示的字眼。

鵝組、瓜組被雪藏

這已經不是這類豆瓣小組第一次陷入到風波當中了。創建于 2010 年 5 月的豆瓣鵝組,目前已經有 62 萬用戶,前身為小組“八卦來了”(因此被叫做“八組”),名字靈感來源于綜藝《康熙來了》。八組平時以娛樂八卦帖子為主,早期通過一些關于董潔出軌、李易峰“不可說”等“內部人士”的爆料,逐漸成為眾多娛樂新聞的第一發酵地。

八組名氣越來越大,爭議也隨之而來——包括楊冪在內,多位當紅明星都因八卦問題而狀告過八組相關用戶。但爭議卻并沒有讓八組降溫,反倒是令其因爭議而越來越紅,也令豆瓣小組開始成為電影評分之外,豆瓣另一個成功出圈的“流量地”。

到了 2018 年,全網開始整頓涉及八卦內容的賬號、自媒體,出于規避風險的考量,八組從成員自稱“八組er”的諧音中獲取了靈感更名“豆瓣鵝組”。更名后的鵝組,一方面仍然憑借娛樂新聞的一手爆料,繼續對一些“不為人知”和奇葩行為進行議論,使其繼續擴大知名度;而另一方面,出奇嚴格的進組審核也激起了更多組外用戶的好奇,為此還有鵝組成員建起收費微信群,在里面發布鵝組帖子的整理文檔。

也正是從這時起,鵝組等八卦小組開始頻繁因言論、組員爭議等問題而被豆瓣短暫“禁封”。有資深用戶告訴毒眸,為了避免八組被水軍侵占,近年里八組的入組機制也變得越發嚴格,不少用戶申請后等待超過一年時間才得以加入,而還有用戶等待一年半后申請被駁回。很多已經加入鵝組的賬號更是被放到閑魚等平臺上公開出售,售價可達數百上千元。

加入小組變得嚴苛,并沒有阻止鵝組等熱門小組逐漸走向“失序”的趨勢。

今年 5 月 30 日,豆瓣以技術維護為由,將鵝組停用了 30 天。關于這次禁封的原因,有鵝組用戶告訴毒眸可能和某些偶像粉絲間的罵戰失控有關,但也有人提出是因為部分討論涉及到了敏感問題,豆瓣出于自我審查的目的才進行的關停。而此次“嚴打”并沒有改變鵝組的生態,鵝組恢復后的 3 個多月里,每逢社會熱點事件,各種意見依舊如洪水般在組內交織,其中不乏一些辱罵和刻奇。

而豆瓣此次廣播被暫停,據傳也和一些小組內容被舉報有關。雖然官方此次沒有披露雪藏幾個小組的主因,但很多人相信逐漸混亂的小組生態,是豆瓣不得不出手整治的原因。

原因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。此前的關停和今日的雪藏,都說明豆瓣對待小組的態度早就已經不是“放養”。

和書影音等已經有一定KOL和“階級差異”的業務相比,小組這種基于興趣建立起來的社交平臺,由于組別的設置和去中心化的發言機制,加上一定的時效性,使其成為了一個更受普通用戶所青睞的“地盤”。而在小組運作初期,豆瓣也始終沒有對其多加干涉,對于其“野蠻生長”給予了默許。

這也給豆瓣帶來了大批流量。有 90 萬組員的“我愛化妝品”、 87 萬組員的“下廚房”、 80 萬組員的“經典短篇閱讀”、 70 萬組員的“愛旅行愛攝影”等等,小組早就已經是豆瓣上用戶活躍度最高的板塊了。截止到今天,豆瓣上累計擁有 44 萬個小組,涵蓋了文娛、生活、消費、文化的方方面面。

也正因如此,相比于受眾面較為單一的書影音,這些平臺可以觸達的用戶圈層也更廣,自然更容易受到廣告主的青睞。一位前員工告訴毒眸,這幾年里有很多廣告主都在關注豆瓣小組,這里也被外界認為是豆瓣最能實現商業化的產品。

但豆瓣方面卻沒有推進小組的商業化。相反當有醫院找到豆瓣希望花高價在小組里做廣告時,結果卻被阿北拒絕了,這件事后來還被員工編成了小品,在年會上進行調侃。“就算真的是廣告,小組里最多也是以發帖和話題的的形式,進行痕跡很淺的商業化嘗試。”一位豆瓣前廣告銷售的工作人員介紹。

不選擇將最容易流量變現的小組商業化,這件事情其實很“豆瓣”。當毒眸問及某位豆瓣前員工,“小組這么大的流量為什么不好好規劃一下商業運營”時,對方反問毒眸,“為什么要為內容做商業化運營的規劃呢”?

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相關文章

相關熱點

查看更多
?
關閉
3d五行秘诀